当前位置:首页 > 亚博智能手机端app > 智商是个伪概念?被无数人接受的智商测试,结论并不可靠!

智商是个伪概念?被无数人接受的智商测试,结论并不可靠!

关键词:???发布时间:2019-05-24 11:00:01

来源丨医学界


近期,生命科学界的殿堂级“老炮”James Watson(没错,就是和克里克一起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那个沃森)再度因为高调“放炮”而被批判,并且遭到老单位冷泉港公开的“割席断义”处理——被后者剥夺了名誉头衔


尽管Watson放过很多嘴炮,从一定程度的赞成反犹主义到歧视职业女性再到攻击分子生物学以外的专业领域。但这次让冷泉港坐不住的是,他明确拒绝收回自己多次的关于“黑人智力低下”的各种明示暗示言论——尤其是在近期PBS制作的纪录片里他又发表了这种言论并且导致当地舆论炸锅。

外媒对此次事件的报道


美国舆论炸锅,中国的社交网络也紧随其后,开始有不少人加入到“黑人是不是智商低”这一话题中来,讨论得天花乱坠。但似乎很少人注意到,“智商”这个概念,完全不能等于智力

“智商测试”,则是从根本上就有缺陷,也无法单靠它来“测定”智力。

2012年,Cell旗下的Neuron发表研究,再一次证实了上述结论,并又一次将这种“纠错”辐射到了大众传媒上。

2012年12月,Independent对Neuron发表的这项研究的报道,标题剑指“IQ测试”这一概念的谬误


第一张智力测试量表:Binet–Simon量表


实际上,发明世界上第一张智力测试量表且最终导致智商(IQ)这一概念诞生的心理学家,法国人Alfred Binet非常清晰且强烈的反对用这种量表来判定一个人智力的高下


Binet最初与助手Théodore Simon发明的Binet–Simon量表,主要用于判断在校儿童是否需要更多的帮助。在他的测试模型中,受试的孩子除了需要填写量表,也要一一与他面试。他希望通过这个流程,给予在学习中遇到困难的孩子更适合更好的教育方式。


比如,如果有孩子表现为阅读水平不高,他会在面试中仔细询问是否孩子身体不适,家庭有困难,或者是学校的教育方法不适合他/她,同时针对性地去帮助孩子解决问题。


Binet当时在学界是获得颇高评价的理论家,在专业上,他究其一生都在试图寻找定义智力的方法——但是到他去世,也没有成功。

Alfred Binet


因此,他清楚的意识到,他发明的这张本意并非用来区分智力高下,而是用来帮助教育体系的量表,很可能会被人用在错误的地方,甚至恶意的使用。


为了避免这一状况的出现,他在自己发表的文章中多次重申过,他反对用这张表来判定智力,他不认为人的智力是恒定不变的。在他1909年发表的文章中,Binet不仅再度表明立场,还希望业内同行联合起来,“反对和反击这种野蛮的观点”。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主要原因有两点:

  • 尽管他是量表的发明人,但他并没有实际权力阻止其他人对量表另作他用;

  • 他死得太早了,1911年去世时,年仅54岁。

更何况,打算拿着这张量表,违背他意志“胡搞”的人,远在大西洋彼岸。


优生学思想与背离初衷的Stanford版Binet量表


191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教授Lewis M. Terman开始翻译和改编Binet–Simon量表。


当时的Terman,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啥也不算(someone who hardly counted)”,他本人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充满着不确定,再加上当时的社会和科学界对心理学的定位不高,以至于没有申请加入美国心理学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APA)


这一切在Terman改造出的“Stanford版Binet量表”(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Stanford Binet量表”)被发表之后,都变了。


尽管Binet的名字被留在了量表里,这版量表却完全从各方面践踏了他的初衷和价值观。


Terman公开宣称,这款智力量表的优势就是要用于“减少智力低下者繁殖,消灭犯罪、贫困和工作效率低下”。而被量表测得的被公式量化过的所谓“智力评分”,就是“智商”这一概念的来源。


必须明确一点,Terman是一名坚定的持有优生学(Eugenics)观点的学者,他在此后轰轰烈烈的美国优生学运动(主要工作是给人绝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核心武器就是他的改版Binet量表。


持有优生学思想又信奉智商测试,在当时的心理学界不算少见。


1913年,另一名同样有着优生学观念的心理学家Henry Goddard,为了向外界证实改版Binet量表能有效从人群中区别出智力低下者,在“外国移民智力低于美国公民”的潜在前提下,跑到Ellis岛,对刚刚踏上美国的外国移民分发英文版量表,并要求他们完成测试。


结果符合他对量表的预期。


在被测试的人群中,80%的匈牙利人,79%的意大利人,87%的俄罗斯人,以及83%的犹太人,都被量表测试出:是弱智。

由于当时心理学专业还没有同行评议,这项研究被他发表了出来。在他发表的论文中,他完全无视了这些移民大部分看不懂英语,而且刚刚经历了让人透支的长途旅行这样严重影响测试结果的因素。


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响,改版Binet量表迎来生命第一个高潮

Robert Yerkes,以优生学家和心理学家的双重身份,与持有同样志向的Terman和Goddard顺利会师——三人主张下,这张量表被用于测试美国陆军士兵


结果令人震惊却又在情理之中,175万名美国陆军士兵测出的平均水平是:蠢货(moron)


让人比较宽慰的是,“蠢货”并不是改版量表结果中最糟糕的一种,对弱智范围的定义还有“笨人(imbecile)”以及“白痴(idiot)”。“蠢货”被定义为“成年人只有十三岁的智能”。


三位还根据人种,对美国陆军士兵的平均水平做出了具体分析。尽管都是蠢货,但是美国白人士兵的平均水平最高,达到了蠢货的上限临界点;排在国产白人士兵后面的,是来自北欧和西欧的移民士兵,此后是东欧的斯拉夫国家移民,再往后是南欧移民,最后由黑人士兵垫底。


做出这么低的平均分,一方面是一战时期,美国征召到的基层士兵大多出身贫寒,受教育程度较差,许多人是在做量表的时候,平生第一次握起铅笔;另一方面是,尽管量表为了便于没文化的基层士兵测试,进行了修改,但是测试的环境极遭,往往上百人在小房间中甚至需要通过比划来表意,准确性大打折扣。

虽然基层士兵表达自己意思的环境差了点,但完全不影响心理学家的表达。当时,一名心理学家为此次测试的意义做出了重要阐述,他称,智商检测可以“防止一个蠢货在执勤的时候因为掉入敌方陷阱而暴露整个阵地”。


这一句话引起了军方高度重视,并以“智力低”为由遣散了8000名士兵


“给军队测智商”这一举动引发了大量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改版的Binet量表以及与此有关的人迅速走红,从新闻报纸到主妇杂志,“测智商”成为了热词,而人为与其捆绑的“优生学”观点,渐渐浮出水面。


“鼓励优质人口生育,给弱智人口绝育”


与Binet相反,Terman和他的伙伴认为,智力就像眼睛颜色一样,完全由遗传决定,不受外界环境影响。

他们使用改版Binet量表测试得知,美国中产阶级白人的智力平均水平高于美国贫困白人、外国移民和黑人。从优生学角度出发,他们认为,如果任由后面这些“平均智力水平低下”的族群繁殖,那么整个美国的人类种群的智力会出现退化,弱智程度会越来越高。


因此,限制智力低下者生育,迫在眉睫。在优生学者和智商测试热潮的推动下,类似Human Betterment Foundation(HBF,人类改善基金会)这样主要用来“鼓励优质人口生育,给弱智人口绝育”的机构出现了。

HBF的绝育行动传单


在具体执行中,不仅在量表测试中表现不好的人可能会被绝育和收容,一些治安、盗窃类犯罪者以及“道德低下”的妇女也被判定为绝育对象。因为“智力高的人不会选择盗窃或做个妓女”。但是,如果进行金融犯罪,则不在需要绝育的范围内。


这样的情况现在看来惊悚,在当时社会看来却并非如此。

比如说,1926年的费城世界博览会中,参展者通过每15秒的灯光变换告诉来访者,有100美元(相当于现在的1300多美元)刚刚被消耗在用于照顾“基因不良”的人身上;每48秒的灯光示意则提示又有一名“缺陷”人类出生;而“高分人类”仅仅每7分半钟才能出生一位。

1926年费城世博会


反对智力测试及优生学


毫无疑问,既然量表的发明者,Binet本人都反对这样的测试和观点,时的学术界,也有不少质疑和反对的声音。


“智商测试结果与受教育程度有关”是被许多人观测到的现象。优生学派对此的解释是:“智力更高的人有能力获得更长时间的教育”,而非“受教育程度更高的人量表得分更高”。


同时,也有来自Iowa的研究组通过长期研究和观察婴幼儿发现,营养和教育会极大地影响孩子在量表测试中的表现。


但是,当时Terman是六家专业期刊的编委会成员,拥有强大的人事顾问影响力。优生学派心理学家正如日中天,缺乏强有力的统计学研究的介入,凭借一些观察性研究来反对优生学派,几乎等于职业自杀。


优生运动最终倒掉,最重要的推手之一来自一位被德国容克贵族支持着的奥地利人——阿道夫 希特勒。

《对弱者的战争》,波兰作者写的关于优生运动的书,作者是纳粹德国的受害者


在纳粹德国彻底把优生运动搞臭之后,与优生运动捆绑的“智商测试”也获得了被重新审视的机会。量表发明人Binet的意愿重见天日——智力不能用这样的量表测试评分来定义,也并不完全由遗传基因决定


从更高维度看“智力”


随着医学和神经科学的发展,人类对智力的研究已经进入更高的维度。fMRI这样的影像学手段,被用于评估大脑的区域功能表现,分子水平的研究使我们更深入的理解智力的原理。

fMRI定位的语言能力的功能和解剖位置关联性


Nature旗下Molecular Psychiatry期刊中,刊登过一篇关于智力与基因研究的综述,其中提到,智力(文中认为更准确的说法是“一般认知能力”)的核心表现因素是“推理,计划,解决问题,抽象思考,理解复杂思想,快速学习,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

Molecular Psychiatry上的综述


文章中提到了一个发现:在人群中,控制智力的基因分布并不像精神疾病的基因分布方式,而更像控制运动能力的基因那样正常分布


同时它提到,智力的正常发展,可能被许多突变中的任何突变所破坏,包括非遗传性新生突变,以及产前和产后创伤。因此,即便基因对智力有重大影响,也不代表它能完全被传递。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5-24 11: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